青春印记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青春印记
不靠近,不远离
[2018-10-30 16:34:51]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你去了常春藤,我做了微商,玩笑虽这么开,但我们不得不承认,有些朋友是“阶段性的”,如《山河故人》中所说,“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”。生物学家邓巴通过实验证明,我们人类大脑皮层的能力上限是同时维护150人的社交关系。年岁有加,这个圈子里不断有新人进入,一些久不联络的故人无可避免的、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。
  我们从一个原点出发,已经走向不同的方向。身边一前辈表示,她最难过的事情是闺蜜结婚了,伴娘却不是她。两人是发小,十几年的朋友。因为前辈出国,渐渐断了联系。前辈说,每次看见她在朋友圈说“老二”都以为叫我,实际上只是她的新朋友。她们以前还给儿子女儿定过娃娃亲,相约要见证彼此的婚礼,谁结婚晚谁当伴娘。后来,前辈在朋友圈看见了她结婚的消息,很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前辈说,每次想到这事,比失恋都难过。曾经约定,你若长裙落地,我必短裙相依。可是最后,陪你见证最重要时刻的却不是我。以前经常煲电话粥到半夜,现在连对方的新手机号都没有。以前能在对方的空间动态下盖起长楼,现在千言万语只能化为一个赞。以前为了一点小事都能聊上半天的朋友,现在的交流只剩下了“帮忙点赞”、“代购信息”和群发的“新年祝福”……
  都已不是懵懂少年,也不再是友谊地久天长。这词听起来现在觉得好讽刺,却曾经很纯真。小孩子才问你为何不理我了,成年人之间只会有默契的互相疏离。友情的维系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,但是真正的友情又是什么呢?有人说“所谓友情,或许从来都是相互利用,你没价值我就嫌弃你”,恐怖又令人深思,老话说得好,多一条朋友多条路,实质上也就是互相利用。你有价值,冠上朋友之名更好办事,我有用处,先谈感情再请伸援手,冠冕堂皇,不过是为了保一点面子。说到底,都是互惠互利。就像你有很多朋友,一退休却发现人数骤减,没了利用价值,人走茶凉,说的就是这。真正友谊上的疏远不是地域上的距离,而是资源上的差距。越是优秀的人,越是无法接受低质量的社交,因为他有自己的事情,有自己的目标。
  比起将时间花在那些无用的人情往来上,他的时间会花在更重要的事情上。进入他们的世界,你需要入场券,因为他们信奉的是“等价交换”,他既不会想着去占别人的便宜,更不会因为你弱势就对你同情。友谊,从来就不稳定。朋友相处的第一原则,就是交换。
  因此友情注定是一个双向输出的过程,只有势均力敌才能不同三观的友谊,从来就不稳定不同三观的友谊,从来就不稳定。有的时候,是我们自己把友谊定义得太与众不同了。蔡康永坦言,“永远不要把友情放在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上,有些朋友就是在一个阶段带给自己美好东西的人,互相享受而不要互相捆绑。”你有没有想过,你和他曾经的形影不离或许是天时地利的成全。
  只是因为在一个学校、每天经历着同样的故事,如果性格上还没有那么多冲突点,很可能就产生了“这个人会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”的错觉。曾以为“手拉手去上厕所”就代表着我们很亲近,其实只是空间上近罢了。大家level相同才是一起厮混的前提,后来林子大了,你就和别的鸟飞了。说到底,是“三观”的问题。朋友是需要交流观念的人,而不仅仅是交换感情。年少的朋友之所以容易变淡,是因为到了复杂的社会,个人发展会变得不同,久而久之,思维也会慢慢走上不同的方向。
  在《解忧杂货店》一书中,东野圭吾曾这样说: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不是因为某些具体的原因而断绝。不,即使表面上有种原因,其实是因为彼此的心已经不在一起,事后才牵强附会地找这些借口。因为,如果彼此的心没有分开,当发生可能会导致彼此关系断绝的事态时,某一方就会主动修复。之所以没有人主动修复,就是因为彼此的心已经不在一起了。就好像眼看着船要沉了,仍然在一旁袖手旁观。”
  愿大家都能如愿所谓的友情。
 
 
 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商英1807 孟德智